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19章 吃人嘴软

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
+A -A

搜本书小说网 ,最快更新先上后爱,首长你好坏最新章节!

  可没想到,她一提她们上次同学会在此举办觉得非常好,所以想把弟弟的婚宴也办在这里时,那经理问了下她叫什么名字,而后就十分客气又热情的介始了一个又一个宴会厅。

  等到她要付订金时,那经理又客气的说不用付,一准给她留好,还怕她不相信,直接开了酒店的票据,提前一天来人参与现场布置便可。

  一直到走出酒店,郝贝还晕呼呼的,这事情谈的也太顺利了吧。

  其实不光是郝贝,就跟她一起来的一大一小俩男性也觉得这酒店经理态度热情的有点不对劲。

  郝贝订完酒店给她妈打电话时就听电话那边她妈吼骂着:“郝二贝你给老娘现在立刻马上的死回来。”

  郝贝妈的声音太大,所以她拿着电话还发愣时,裴靖东以为出了大事就推了她一把:“走呀,发什么愣。”

  坐上车,根据郝贝的提示就往郝贝家开去。

  也就二十多分钟的车程就到了郝贝家住的明仁小区,到她家楼下时郝贝就听到她妈的吼骂声:“我告诉你陆李花,别以为你家儿子是海龟就欺负我家闺女,说当初,你好意思说当初吗?当初我家二贝为了你儿子退学时你怎么说的,现在你来闹,你闹什么闹呀……”

  郝贝站在那儿,无语的看着她妈跟陆铭炜的妈妈在那儿吵起来,她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开始的,只得招了她弟郝小宝来问。

  一问才知道,陆妈妈是知道陆铭炜住院的消息,这才急上了火。

  郝贝妈跟陆妈妈两人打没出嫁时就爱比着来,后来陆妈妈嫁到南华,而郝贝家底子不如陆家,所以这些年,两个女人没少掐架的。

  后来因着陆铭炜跟郝贝早恋两家人还吵过闹过,但最后也默许了的,那儿想得到后来又出了陆铭炜劈腿的事情。

  所以这仇恨真真算是结下了。

  “妈,别吵了,行不行,这件事怪我,的确是陆铭炜为了救我而受伤了。”郝贝冲上去拉过她妈。

  她刚说这么一句话呢,她妈转头过来血红了双眸,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气得牙根都痒痒。

  那边陆妈妈也是红着双眸,自己疼在手心里的宝贝儿子,为了郝贝远走他乡,这才回来几天呀,又因为郝贝而受伤了。

  同样都是疼子女的母亲,却因为立场不同而对立而骂,昔日的情份,或者说他们一直就没什么情份,撕破了脸当然没好话。

  “听听听听,大家伙都听听,她家郝贝自己都承认了我儿子为她受伤的,我来要医药费怎么了我?”陆李花这会儿占上风了,本来就是郝家理亏的事,可是遇到郝贝妈这个泼妇她吵不过,幸好郝贝还算明理。

  众人一致的点头:“对,人家儿子为了你女儿受伤理应出医药费的”

  郝贝妈真真是气呀:“你还好意思说,大半夜的你儿了不睡觉吃饱了撑的守我女儿楼下呀,一看就没安好心。”

  众人觉得这郝贝妈说的也有道理:“对,没安好心。”

  裴靖东和裴黎曦面面相觑,之于他们俩父子来说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直白的吵架方式。

  郝贝红着眼,给陆李花道歉:“阿姨,陆铭炜是为了救我才受伤,医药费多少我来出。”

  郝贝妈指着郝贝的额头骂她不争气,陆李花却是愣了一下,说实话,郝贝这孩子从小到大聪明又乖巧,挺招人疼的,要不是郝贝妈这样,她真不会上来吵这一架的,本来也不差这点钱的事,让郝贝一说,好像她真的贪图这一点钱似的。

  可是没等陆李花的心思想完,郝贝妈就冷笑着说她贪钱。

  眼看着两方人马又要吵起来,裴靖东不得不站出来吼了一声:“都闭嘴。”他实在不明白这有什么好吵的,用钱能解决的事情叫事吗?还人钱总比还人情容易的多吧。

  陆郝两家的女人同时一愣,就连围观的众人也都打量起裴靖东来。

  他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希腊的雕塑,正皱着眉头,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正透着不耐烦的讯息。

  他走过去把夹在两个中年妇女中间郝贝一拎,像拎小鸡一样拎离战场范围就问陆李花:“多少钱?”

  裴靖东的气场太过强大,这三个字说出口时又透着烦燥,激的陆李花当下后退两步:“你,你什么意思?”

  裴靖东虎目一眯,皱眉又皱眉:“医药费,多少钱!”

  陆李花一梗脖子当下说了个数,她刚一说完,郝贝妈就又要嚷起来时,裴靖东一瞪眼,郝贝妈就歇菜了。

  “走,去转账。”裴靖东说完就扯了郝贝瞥了一眼陆李花往小区外走去。

  刚才开进来时,看到小区入口有个ATM机的。

  转账很快,裴靖东几乎是两个字三个字的往外挤,一个口令一个动作让郝贝操作,等转账成功时,还把凭条递给陆李花表达谢意:“陆女士对于你儿子救了我的妻子和儿孱的事我表达谢意,但从今以后希望你能告诉你的儿子,见义勇为时别再扒着郝贝了,否则下次我们可不付医院费的。”

  陆李花老脸一红,当下很没腔,冷冷一哼故作高姿态的提着小包转身走了。

  “听到没陆李花,让你儿子离我们郝贝远一点。”郝贝妈这下得意了,高声的在后面喊着。

  郝贝拉了一把她妈,让她别这样,郝贝妈拧了郝贝一下,小声的问这男人怎么回事?

  郝贝还没答话,裴靖东就开口了:“您好,我是裴靖东,郝贝的丈夫。”没有称呼一声妈,只不过很平静的介绍了自己的身份。

  郝贝妈当下就炸毛了,“你,你就是那个逼着我家二贝扯证的陌生男人,好呀你,你还敢……”敢情她刚才让自家女婿吼了个没脸呀,真真是丢人丢份呀!

  郝贝扯了下她妈小声的说了句:“酒店订好了,他付的钱。”

  她妈当下声就软了几分:“走,先回去再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说呀,订酒店不管是八十一桌还是十八桌都要不少钱,郝贝这就订好了,会不会用的这个男人的钱呀。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先上后爱,首长你好坏 第19章 吃人嘴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