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3节

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
+A -A

  他看着身穿旗袍的服务生和客人搂搂抱抱,被人摸到想吐还往回凑。

  贺六爷回想起早上抱着方伊池的感觉,又轻又软,忍不住笑起来:“你说,我这一走好几年,倒是让他学坏了,嗯?”

  “六爷,您费的心思人家也不知道啊。”开车的是贺六爷的亲信,说的话便直白些,“不过兄弟们都帮您盯着呢,没人敢碰他。”

  贺六爷把手里的烟掐了,冷笑:“你瞧这样是没被人碰过的样子吗?”

  “六爷,您这话就说得……”开车的无奈地摇头,“干这一行的,怎么可能没被人摸过?他们赚的就是这样的钱。您当初走的时候左叮咛、右嘱咐,说他是您的人,不能被人碰了,我们也就暗中护着点而已,到底不能摆在明面上宣布,说这方伊池是您未过门的太太啊。”

  “既然不说,那自然有客人,只要不是上床,咱们也实在拦不住。”

  开车的伙计还欲多说,就听身后传来一声巨响,原是贺六爷摔门走了。

  “这架势……玩儿真的啊?”伙计缩着脖子嘟囔。

  贺六爷是不是玩儿真的,方伊池不晓得,他只晓得那只手要再伸进来的时候,自己忽然被拽进了温暖的怀抱。

  淡淡的柠檬香已经被烟味盖过去了,方伊池心头一紧,冒出个不切实际的念头,又觉得自己在做梦。

  不过还真跟梦里头一样,他头顶响起了男人漫不经心的调侃声:“哟,瞧这架势,我刚刚白救你了?”

  作者有话说:谢谢大家的打赏呜呜呜。 这篇文的更新频率大概是隔日更,时间是晚上九点,有的时候可能会迟,因为要和校对讨论写到的方言。如果有加更或是断更的消息,都会放在微博上,再次谢谢大家捧场。 忍不住继续预警,会有很多雷点,谨慎跳坑。

第三章 腿软

  “哟,六爷!”方伊池还没什么反应,身后的客人先开了口,“您回北平了?”

  “您哪位啊?”贺六爷把他掼到身后,仰头问,“怎么着,你也想打人?”

  贺六爷自然知道方伊池和客人做的不是打架的买卖,但是他说“打人”,就是“打人”,客人宁愿吃个哑巴亏,也不肯触贺家人的霉头。

  “哪儿能啊?”客人赔着笑拱了拱手,“我俩认识呢。”

  “是不是啊,方伊池?”

  他艰难地从贺六爷身后探出头,白着脸应了一声:“是了,这是我的熟客。”

  方伊池说后两个字的时候,又想吐了。但是他心里清楚,现在是有六爷帮自己挡着,客人才摆出好脸色,可等六爷走了,这些来花钱的客人个个都是爷,他吃罪不起。

  “就是这么点事儿,怎么敢劳六爷费心?”客人暗中瞪了方伊池一眼,甩着袖子走了。

  一阵冷风吹过,他打了个哆嗦,平时面对客人时的伶牙俐齿全没了,结结巴巴地道谢:“六爷,多谢。”

  “谢什么?”贺六爷扭头看了方伊池一眼,嗤笑道,“你不是收了钱吗?是我多管闲事。”

  他脸上一僵。

  贺六爷说完,转身往前走了两步,见身后没了声息,又不耐烦地问:“杵在那儿干什么?等着人家回来要钱啊。”

  “我……”

  “跟上。”贺六爷并不给方伊池询问的机会,双手插在军大衣的口袋里,大踏步地往车边走,走到车门前,再次回头看了一眼,见他拎着旗袍的裙摆费力地往自己身边跑,嘴角不易察觉地勾了勾,“怎么,被人摸得腿软了?”

  方伊池的脸色更白了。

  贺六爷心一软,舍不得逗弄他了,侧身让开车门:“我送你回家。”

  “不用,”方伊池哪敢让六爷送,吓得都结巴了,“我……我住得挺近的。”

  “让你上车你就上。”

  他脚一软,歪座位上了。

  贺六爷低低地笑了一声,矮身钻进车厢,说:“这里里外外的人都盯着呢,我要是不送你回去,改天他们指不定会怎么欺负你。”

  方伊池听得一愣一愣的:“欺负……就欺负了。”他在平安饭店工作了好几年,知道来的客人都是什么德行,反而担心起六爷来,“可要是外头传我俩的闲话,糟践的是您的名声。”

  方伊池说得坦然,明明白白地告诉人家自个儿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人。换了旁人估计会一笑了之,临了还会夸他一句“识时务”,奈何贺六爷是什么人啊?

  贺六爷心里头揣着事儿,最看不惯他糟践自己:“我的名声要你管?”

  “也是,您是什么样的人物?”方伊池惨白着脸笑笑,扭头去看车窗外的景色,委屈自是不必说,毕竟要不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谁都不会去做这种事儿。

  这行业摆明面上讲是服务生,实际上就是卖笑的舞男,人家客人要求表演什么,他们就得表演什么,碰上态度脾气不好的,赔笑自是不必说,还得被灌酒,完事儿了吐出胆汁都是常事,所以饭店里的服务生身体都不太好。

  说白了就是吃青春饭,方伊池早就把这事儿看清了。

  但是他要给妹妹治病,没别的工作比做服务生来钱更快了。

  之前帮他敷脸的阿清也是,家里不仅有生病的老母,还有欠了一屁股债的老爹,要不是做服务生赚到点钱,胳膊早被讨债的人卸去了。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像贺六爷这样的人物,肯定是不能理解的。

  贺六爷还真是不能理解。

  贺六爷打算把方伊池体面地送回家,如此一来,半个北平的人心里都会有所计较,他以后的日子会好过些。可刚刚在车里看见的画面不断在脑海中回放,贺六爷越想越气,连带着脸色都阴沉了不少。

  几年前不得已离开北平,他来不及安排,匆匆离去前忘了托人给方伊池寻个来钱快又不用卖笑的活计。倘若真的寻了,现下也不用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偷香 第3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