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六回 合欢亭入梦逢巫女

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
+A -A

  第六回合欢亭入梦逢巫女

  诗曰:

  淡云疏雨恣高唐,一种幽情入梦中。

  漫说黄梁清俗士,试看蝴蝶化周郎。

  红楼粉面原虚幻,翠阁蛾眉半醉乡。

  莫向春风沉意乐,离迷魂断楚襄王。

  却说柳友梅只为心上想着那二美人,左思右想了一回,不免神思困倦,才朦胧睡去。忽走到一座花园,四周花木,一带槿篱环抱着曲池,流水潆绕着石径。斜桥半中间高高的起一座亭子,那亭子靠着一块太湖石。太湖石畔,罩着一大株绿萼梅,玲珑曲折,香气纷披。柳友梅飘飘然随着池畔曲栏,一径从石路上湾湾的走过板桥。只见那些牡丹亭、芍药栏、大香棚、蔷薇架、木樨轩,周阑绕着那座亭子,亭子上梅花如雪,香气连云。柳友梅徘徊不忍别去。正是:

  似随残雾似随潮,花岸依然旧板桥。

  竹径朱扉风半启,纸窗梅影月空摇。

  红余珊枕钗寒禺,绿-东墙韵冷箫。

  梦里只疑身是阮,阶前-杀翠云条。

  柳友梅到得亭子边,心上恍恍惚惚,就于那亭子下面,小石磴上,坐憩片时。只见亭子上写着“合欢亭”三字,两行挂着一对联,就是柳友梅自己的诗句:“吟成白雪心如素;梦到梅花香也清。”柳友梅看见,吟罢,心下想道:“原来这里却有人写着我得意的诗句,只可惜那样一个仙源,恨无仙子过耳。”心下才这般想,但听得半空中,一派仙乐,声音嘹亮。柳友梅侧耳听来,但听得:

  悠扬逸响,分明皎月度琴声;宛转清音,一似冷月飘笛韵。幽情欲动处,乍疑司马遇文君;曲韵听来时,还拟张生狎崖女。新声送入高唐梦,化作巫山一片云。

  柳友梅方才听罢,抬头仰望,只见几个青衣拥着两个仙女,乘云冉冉而下。一个身穿着缟素衣裳,驾着一朵红云;一个身穿着淡绿色衣,手执碧玉如意,俱从半空中堕将下来。

  柳友梅此时,心下又惊又喜,不免仔细定睛一看,心下尚依稀仿佛记得像那舡上相逢的二美人,暗喜道:“吾柳友梅不知何缘,与二美人便在这里相逢。”遂上前问道:“敢问仙姬,降临何处,因什到此?”那白衣的女子道:“妾乃瑞云洞六花仙子是也。”那绿衣的女子道:“妾乃碧玉洞五花仙子是也。与郎君共有姻缘之分,故尔到此。”白衣女子道:“且待妾开却洞门与仙郎欢会。”说罢,将长袖从石壁上一拂,只见石壁内就现出两扇朱扉,内中雕栏画槛,瑶草奇花,迥非人境。那白衣女子道:“仙郎请进。”柳友梅听得,喜出望外,便笑脸相迎,二女子亦携手相邀,同入洞中。怎见得洞房的好处?但见:

  绣帘飘动,锦帐高张。排列的味味珍羞,尽是琼浆玉液;端供着煌煌炬烛,赛过火树银花。香焚兰麝,暗消宋玉之魂;衾抱鸳鸯,深锁襄王之梦。酥胸微露处,笑看西子玉床横;醉眼俏传时,娇-杨妃春睡起。正是未曾身到巫山峡,雨意云情已恣浓。

  柳友梅随着二女子到得洞中,已觉神魂飞荡,又见洞房无限好景,真令满心欢畅,乐意无穷,回说道:“不知小生何缘,过蒙仙姬错爱至此?”二女子道:“郎君乃天上仙姿,妾等亦非人间陋质,与郎君共有良缘,今幸相逢,共酬夙愿耳。”柳友梅道:“只恐凡夫污质,有沾仙体。”那二女子道:“此系天缘,不须过逊。”话毕,二女子就亲施玉手,捧着两杯酒,递与柳友梅。柳友梅接在手,便觉异香扑鼻,珍味沁心,与寻常世上的酒味大不相同,才饮下喉,便陶然欲醉起来。友梅饮罢,横着醉眼,看那二女子。那二女子果然半姿绝世,骨态鲜妍,一个个露出万种的风情,千般的韵致,反来引诱柳友梅,柳友梅见了,不觉魂飞魄舞,身体都把捉不定,便倒入二女子怀中。那二女子便扶起柳友梅同归罗帐,共入鸳衾。大家解衣宽带,遂成云雨之欢。但见:

  罗衫乍褪,露出雪白酥胸;云鬓半偏,斜溜娇波俏眼。唇含豆蔻,时飘韩椽之香;带绾丁香,宜解陈王之。柳眉颦,柳腰摆,禁不起雨骤云驰;花心动,花蕊开,按不住蜂狂蝶浪。粉臂横施,嫩松松抱着半湾雪藕;花香暗窃,娇滴滴轻移三寸金莲。三美同床,枕席上好逑两女子;双娥合衾,被窝中春锁二乔。欢情浓畅处,自不知梦境襄王;乐意到深时,胜过了阳台神女。正是:幻梦如真,情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飞花艳想 第六回 合欢亭入梦逢巫女